娱乐明星谢幕,快手狂欢来临

综艺        2020-02-14   来源:精彩杨艺

娱乐明星谢幕,快手狂欢来袭

 

刚刚过去的2018年无疑是个转折点,对于长期把自己绑在股市行情里的股民而言,收获的大多是暴跌与崩盘的打击,股市前景的暗淡与经济持续下滑是连为一体的。放眼整个商业市场,除了阿里巴巴、京东、拼多多等几家大的商业集团在搏杀外,中小企业一片萧条,个体零售业如秋风扫落叶一般纷纷倒闭,一大批靠零售业维持生计的普通老百姓陷入困境。再看长期霸占群众眼球的娱乐明星们,在2018年几乎相约谢幕,曾经占据一代人青春剧场的央视著名主持人李咏、武侠小说家金庸、歌手臧天朔、评书大师单田芳表演艺术家常宝华、相声演员师胜杰、歌手布仁巴雅尔等几乎相约辞世。2018年,随着崔永元爆料娱乐圈明星偷税、漏税等不轨行为,范冰冰、冯小刚等主导影视业的大亨们不断爆出负面新闻,媒体对娱乐明星的关注度明显不如往年。

对于广大缺乏信仰,吃了饭等天黑的普通民众而言,失落是显而易见的。幸好,2018年出现了两款小软件:抖音与快手。与传统媒体只盯着明星不同,抖音与快手让普通人实现了瞬间爆红的可能。一些游手好闲的熟女、一些小有才艺的文青、一些搞怪自恋的男女……纷纷把自己当成巨大的商业股推向娱乐市场,抖音与快手的即时播出让广大吃饱了撑得没事干的吃瓜群众找到了消耗生命的方式,于是,生活中出现了一种非常可怕的现象:人人抱一款手机,观看抖音与快手,一边把自己当商品发出去,一边为自己关注的对象点赞、送花、给钱。当不了明星就当粉丝。于是,活着只剩下两种目的,买、卖。各种网络传媒更是对这种非正常渠道攫取财富的行为助威呐喊:“****女不上班,一天净赚2万!”“卖肉大王*男今天收割了4千粉丝……”这些消息对广大在股市里跌得鼻青脸肿险些自杀的股民,对广大零售店关闭找不到出路的小商贩们、对长期赋闲在家的懒汉、对一直靠男人养活的女人、对小有才艺缺乏施展平台的“文艺青年”们,真是一剂强心剂,只要投入时间和精力,不花一毛本钱就可赚来眼球与财富,何乐而不为?

抖音与快手上传播的都是什么东西?笔者虽然无暇关注,但通过他人的言谈也略知一二:骑猪上街的、脱衣卖身的、抱着吉它四处狂吼的、拉着小狗到处游逛的……纷纷成了网红,赚得鲜花与财富。只要敢卖,什么都可以赚钱!身体的私秘部位、行为的超常大胆,没有卖不出,只怕想不到,商场无情,只对胆大的开放。D媒不是天天呼吁传播正能量吗?抖音与快手播出的信息传播着什么能量?一篇抨击时政的评论文章发出不到半日就会被禁,一篇暴露行业潜规则的微文发表不到两日就被查封,为何这类搞笑、搞怪,浪费人们大量时光与流量的视频无法禁播?

(图片来自网络)

笔者所在的小县城,全县80%以上的收入仍然靠农业,本来就不多的几家零售店经不起网购的冲击,有的关门大吉,有的半死不活苦苦挣扎,但也爆出几个网红。某个靠脱衣赢得眼球的熟女据说已经有50万粉丝,日进三四千不成问题。50万是个啥概念?全县户口人数23万,常居人口不超过18万。既然不出力、不流汗,甚至不卖身就可以赚得盆满钵丰,谁还愿意出力流汗投入成本正常营业?

冯秉是20188月成为新网红的,比起那些靠色相与搞怪赚钱的网红,冯是一位身体力行的徒步者,他徒步的目的地是西藏拉萨。靠着一面“**徒步第一人”的旗子,冯很快就成为本县网红的后起之秀,粉丝逐日攀升,迅速扩至2万以上。西藏是世人心中向往的天堂,很多人想去去不了,冯的徒步满足了广大同胞潜藏的欲望,于是,人们出于关心,出于好奇,纷纷关注这位勇敢的小哥。在2018年小年来临之际,这位小哥终于到达拉萨,兴奋的人们也盼来了一场娱乐狂欢的机会。腊月二十二是小县城的一个大集,出门打工的多半已经回家,市场空前活跃。笔者上街买菜,街上车水马龙,人群摩肩接踵。在本县最大的商场楼下,挂起几条横幅,“热烈欢迎徒步拉萨的英雄冯秉凯旋归来”,商家纷纷打出广告牌子,趁机做起促销活动。当日下午,笔者带孩子去买鞋,好几家以前装潢得富丽堂皇的店铺已经人去店空,一片狼藉。笔者私下里还为这些关了门的零售商感到惋惜,为啥不抓住年关这个机会大卖一场?没有关门的店铺纷纷挂出“年终狂甩”“亏本甩卖”的牌子,一家鞋店甚至打出一双鞋子15元的招牌,店主是一位时髦女郎,她说经营不下去了,只要给钱,就准备把剩余鞋子卖了抖摊子。要知道,这些鞋子以前都是标价两三百元的。笔者冷眼旁观,见这位店主比起网上爆红的那位熟女,除了胸没有她高以外,色相、气质绝对比她好两三倍。关了门干什么去?笔者没敢问。她双眼紧盯着手机,并无心招徕顾客。

晚上,笔者与孩子去休闲广场健身,再次经过那家商业楼下。比起白天,这里已经万人空巷,三辆警车维持秩序,警察被躁动的人们簇拥着无法前行。这里处在三叉路口,是交通要塞,平时从未出现过这种景象。发生什么事了?交通事故吗?拦路抢劫吗?笔者问围观的人们在看什么,有些说不知道,见别人围观,自己也赶来凑热闹;有的说,等冯秉,看了快手,知道他今天回来。仔细一想,这些围观者中,绝大多数是冯的粉丝,他在他们的心中已经成了英雄,在这个英雄匮乏的时代,一个人只要善于营销,就可以把自己打造成英雄。本县以前也产生过真正的英雄:朝鲜战场归来的扫雷英雄姚显儒、对越自卫还击战中冒着枪林弹雨把红旗插上山头的英雄杨建德、缉毒英雄姚元军……他们归来或魂归故里,似乎也没有出现这么盛大的欢迎场面。

冯秉果真是本县徒步西藏第一人吗?笔者想起前几天举办的摄影展,一位叫李书新的摄影师展出的作品引起笔者兴趣,与之交谈,得知李先生是本县梁原人,是一位资深徒步爱好者,在市上经营着一家户外运动产品专卖店。工作之余,李先生多次徒步去过比拉萨更远的地方:尼泊尔、珠穆朗玛峰等。早在2008年,李先生为了声援奥运会在北京成功举办,从北京徒步去了西藏,一路上他还为奥运会积极做宣传,他曾被团中央授予“优秀志愿者”荣誉。如果不是李先生参加本次摄影展,我也绝对认为冯秉是本县徒步拉萨第一人。

当然,对于以车当步的现代人而言,冯秉的行为充满了阳光之气,关注、点赞本无可厚非。奇怪的是,粉丝的热情高涨到这种程度。据公安人员统计,当晚集会等待冯“英雄”的人数达到2万以上。2万是个啥概念?等于县城居民倾巢出动。这么多的人集聚一起,存在着极大的不安全隐患,如果冯秉在这时出现,群众一拥而上,争着抢着与“英雄”握手、拥抱、合影,那么,踩踏等不安全事故会随时发生。如果某些厌世者趁机作乱,像前几年发生在昆明等城市的暴徒刺杀行人事件随时会发生。

“太可怕了!”“太不正常了!”女儿正上高中,对些类事件还是有点判断力。

是的,这种情形谁见了都感觉可怕。比这更可怕的是,粉丝狂欢暴露出群众生活的单调与乏味,很多人生活无目标、无信仰,耐不住寂寞,便把心交给明星,娱乐明星死了,还有抖音、快手上产生的“明星”。然而,再风光的人物都有谢幕的时候。

笔者健身结束回家时,人群比先前散了一些,据说公安人员怕出事,通知冯秉推迟了出场时间。不知那些想一睹“英雄”的群众没见到“英雄”以后,怎么睡得着觉?吃得下饭?再热闹的场面都有散场的时候,明星散场以后,你靠什么活在人世???

二〇一九年一月二十八日